假冒注册商标罪中主观故意的认定

江苏法院进一步推进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通过对疑难复杂刑事案件的审理,探索准确界定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的界限,防止将民事侵权和合同纠纷不当纳入刑法调整的范围。江苏高院审理的孙某假冒注册商标罪、王某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被告人被宣告无罪。本期《苏法视野》刊发了孙某假冒注册商标罪。

根据刑法总则的规定,假冒注册商标罪应当同时具备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本罪客观上表明,行为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犯罪的主观要件要求行为人必须符合刑法规定的主观故意标准,即行为人明知他人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却以假冒他人注册商标为目的,他将他人的注册商标与自己使用在同一商品上,并积极追求或希望出现这种不良后果。因此,要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不仅需要行为人的危害行为符合犯罪的客观要件,而且需要行为人具有刑法规定的主观故意。

本案中,被告人孙某的行为符合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客观要件,但本案具有特殊性,不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典型案件。因此,审判庭详细分析了孙某行为的主观心理状态是否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主观要件,被告人无罪的终认定,体现了准确把握知识产权刑事保护界限的基本理念。在注重知识产权刑事打击威慑作用的同时,坚持合法性原则,体现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完整性和水平。

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不仅行为人的危害行为符合犯罪的客观要件,而且要求行为人具有刑法规定的主观故意,即:,行为人明知他人有使用该注册商标的专有权,却以假冒他人注册商标为目的,将他人注册商标用于同一商品上,并积极追求或希望发生这种有害后果。

南京宝庆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庆公司)是“古庆”、“古庆银塔”和宝庆二龙戏珍珠图案的注册商标所有人。核准使用上述注册商标的商品范围包括:仿金制品;贵金属艺术品;宝石(珠宝);饰品(珠宝);锁链(珠宝);戒指(珠宝);耳环;别针(珠宝)。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宝清公司称,吴某未经许可向公司购买商品,不符合公司管理要求,公司已予以制止。不过,由于吴某不服从管理,公司决定在徐某和吴某的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协议。同时,宝清公司表示,深圳悦豪公司和南京富林公司都不是宝清公司的指定供应商,但供应商名单是商业秘密。

对于被告人孙某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调查,首先孙某明知宝清公司未授权其使用本案涉及的注册商标,仍制作、使用宝清公司注册商标标识,擅自用于其销售的商品和包装,具有假冒注册商标罪的主观故意。

其次,孙某未经宝庆公司许可,先后购买黄金等无品牌首饰,委托他人在所购首饰上加盖“古庆”钢印,制造使用宝庆公司注册商标标识,用于所售首饰及包装,然后销售,实施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

后,孙某的行为侵犯了**商标管理制度,也侵害了宝清公司的企业形象和市场声誉,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

孙某对一审判决不服,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变更无罪判决。

假冒注册商标罪,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包括假冒注册商标罪在内的犯罪,需要同时具备客观要件和主观要件。至于假冒注册商标罪,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犯罪的主观要件要求行为人达到刑法规定的主观故意标准,即行为人知道他人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它是出于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目的,是在与其相同的商品上使用他人的注册商标,并积极追求或希望发生这种有害后果。因此,要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不仅需要行为人的危害行为符合犯罪的客观要件,而且需要行为人具有刑法规定的主观故意。

本案中,从孙某实施的客观行为来看,孙某未经宝庆公司许可,在首饰上使用与宝庆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巨大,这符合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客观要件。因此,孙某是否构成犯罪,关键在于孙某行为的主观心理状态是否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主观要件。对此,二审法院认为:

其次,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孙某具有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主观故意。

第三,孙在购买商品上贴商标有其自身的内外部背景。首先,宝清公司声称,孙某购买的深圳悦豪公司和南京富林公司均不是宝清公司的指定供应商,但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宝清公司也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披露其指定供应商名单,因此确定孙明知深圳悦豪公司和南京富林公司不是宝庆公司但是,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私人购买的指定供应商。第二,现有证据可以证明,孙某在购买的商品上私自贴商标与徐某的商业模式相似,目的是逃避侦查,不缴纳管理费,但不能完全证明,孙某明知自己无权使用宝庆涉案商标,是为了假冒他人注册商标,他积极追求或希望这种危害水果的发生。三是根据《商品流通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的补充规定,保庆公司还允许经销商对外采购商品。经销商只需提供供应商出具的产品检验报告,经宝清公司经销公司批准并收取管理费后,即可统一发放。同时,宝清公司也知道,徐某、吴某长期组织自己的货源,贴上自己的商标等不规范经营行为,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

综上所述,鉴于孙某使用涉案商标有一定的合同依据,且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孙某具有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主观故意。同时,结合孙某未经许可在所购商品上粘贴商标的行为是按照授权人徐某的方式操作,宝庆公司明知徐某的行为未被及时主动制止等情况,2日经法院审理,本案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孙某已达到刑法规定的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的主观故意标准,且孙某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的证据不足,故孙某应当无罪决心。